首页 > 企业动态 >

岗木拉山上的坚守

提示:项目职工 岗木拉山有多高,没有人知道,百度也不知道。岗木拉是什么意思?当地一位民警说,大意就是山很陡,爬上去很吃力。这座让当地居民望而生畏的山,在十七局集团四公司修建拉林

项目职工

岗木拉山有多高,没有人知道,百度也不知道。

岗木拉是什么意思?当地一位民警说,大意就是山很陡,爬上去很吃力。

这座让当地居民望而生畏的山,在十七局集团四公司修建拉林铁路岗木拉山隧道的职工看来,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。

高原反应

来工地探亲的骆晓勇的妻子这几天闹得很厉害,天天嚷着回家。她说,一天也待不下去了,吃不好饭,睡不好觉,吃药吸氧都不管用。

骆晓勇在敦格项目工作时,妻子也去探过亲。让骆晓勇不解的是,两地的海拔高程是一样的,岗木拉的绿化情况要好很多,但妻子的反应却厉害得多了。

骆晓勇是项目第四任书记,前三任书记里有两任是因为身体吃不消。项目上场时,公司职工来了六七十号人,现在原班人马就剩五六个了。

骆晓勇说,项目职工每半年体检一次,指标都还行,不过不少都在临界状态了。他说,局指给发的药品不少,也有氧气瓶,有些职工反映作用不明显,主要还是靠个人体质吧。“项目上伙食都还好,保证荤素搭配、四菜一汤。”骆晓勇说,“局指领导很关心职工伙食问题的,王指挥每次检查都强调,至少要有一样绿色蔬菜,要保证维生素补充。”

骆晓勇说:“留下来的都是好样的。”

吃水问题

吃水是个大问题,尽管岗木拉山的水资源很丰富。

雅鲁藏布江就在看得见的山脚下,项目部门前也有一条不知名的小支流。尽管如此,职工们自己用水却要到10多公里外的山上去。

办公室主任夏致乐,是2015年7月随项目上场的“坚守五元老”之一。他介绍说,项目有车到外面去,司机就在院子里喊一声,职工们把贴有自己名字的矿泉水桶拿过去,这几乎成了项目不成文的规矩。县城的矿泉水一大桶要20多元,职工们宁可自己花50元买一个空桶,自己去灌水。

岗木拉山上水不是不适合饮用,只是泥沙含量大些。项目食堂用的就是门前小河的水。因山势较陡,水流速度快,挟带的泥沙量就大一些。项目食堂因此建了一个约2方的沉淀池,炊事员需要不定期的清理泥沙。

因为经常性的停电问题,从门前小河抽水受到制约,于是项目职工吃水用水就有了另外一条不用电的备用水源。

那是项目一上场就从半山腰上接的山泉水。那条管道有多长,骆晓勇也不清楚。夏致乐介绍,管道三天两头堵,书记常常带人去疏通;有时今天刚疏通了,第二天又堵了;职工们说是大雨大堵,小雨小堵,没雨也堵。

在骆晓勇的带领下,我们见到了这条写满艰辛的管道。上山的道路七旋八绕,不辨方向。任是骆晓勇一再叮嘱“慢些!走慢些!”我们还是不免头晕气喘。

管道上一半粗,下一半细,想是增加压力的缘故吧。从接水口到项目部,直线距离约百余米。管道顺着山路盘旋,不知有几公里长,有时卧在悬崖边,有时挂在树枝上,有时钻进浓密的灌木丛里,有时就在没有路的地方跳下去,看得人惊心动魂,直想起铺设管道的不易。

项目职工

责任编辑:武铁局小编
本文关键词: 项目职工管道